語言挑戰: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為格羅寧根省嘅根 (Part 3)

由Ken Ho撰寫

呢一篇文章係文章系列「語言挑戰」嘅第三part,亦都係最後一part。我哋起第一part(請按這裡)已經講咗我哋呢個語言挑戰緊我哋個語言項目(language project)究竟有咩關係。起第二part(請按這裡),我哋就講咗我要起三個月之內學識嘅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究竟有咩特色同埋呢個語言對我哋嘅語言項目有咩幫助。係最後嘅呢一part,我哋會講我語言老師Dyami Millarson要起五十二日內學識嘅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 (Schiermonnikoogs),呢個語言同附近嘅格羅寧根省(Provincie Groningen)嘅歷史淵源。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Schiermonnikoogs)究竟係邊度講架?

雖然呢條問題同之前第二part關於洛賓欣德洛彭語言 (Hindeloopers)嘅一樣,但係我可以肯定講話,答案係非常之唔同嘅。

  • 乜嘢係弗里西亞群島(waddeneilanden)同埋瓦登海(waddenzee)?

首先,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當然就係起一個叫斯希蒙尼克奧赫嘅島嶼(Schiermonnikoog) 講架啦。但係,佢呢個島嶼並唔係一般嘅島嶼。事實上,斯希蒙尼克奧赫島嶼係屬於弗里西亞群島(waadeilannen)嘅,而起荷蘭就一共有八個呢一種群島(請按這裡看該八個弗里西亞群島嘅位置)。從圖片嚟睇,如果我哋將所有戲荷蘭上方嘅弗里西亞群島從左手邊開始計算嘅時候,斯希蒙尼克奧赫島嶼(Schiermonnikoog)就其實係第五個有人居住嘅弗里西亞島嶼。

話說乜嘢係弗里西亞群島(waadeilannen)呢?呢種島嶼之所以有咁嘅稱呼,係因為佢哋身處下方嘅瓦登海(waddenzee)嘅特性。有睇到我起括弧裡面加上嘅荷蘭文翻譯嘅朋友會見到,「waadeilannen」一字同埋「waddenzee」一字都有「wadden-」這個前置詞(prefix)。Wadden 一詞就算係係英文都係用wadden呢翻譯(例如:wadden islands 同埋 wadden sea),原因係wadden呢個自然現象係起北海(North Sea)先至有。

Wadden 一詞就係話果個地區等潮漲(flow)嘅時候就會淹沒於水中,並且消失,但係當潮退(ebb)嘅時候就會出返嚟,露出乾爽嘅陸地。有趣既係,所有呢啲係個瓦登海(waddenzee)上面嘅沙洲(Sandbar)都會好容易比風吹同埋海水流動嘅影響而移動。而上述嘅弗里西亞群島(waddeneilanden)亦都係由沙洲經過漫長歲月堆砌而成嘅,因此亦都會移動。

講返斯希蒙尼克奧赫島嶼(Schiermonnikoog)。呢個作為沙洲嘅島嶼每一年都有向東移嘅傾向。因此,起荷蘭就有人話呢個島嶼由佢本身屬於嘅弗里斯蘭省(Provincie Fryslân) 嘅地區慢慢飄移到東面嘅格羅寧根省(Provincie Groningen)。當中引起一連串嘅討論(請按這裡這裡)。

  • 斯希蒙尼克奧赫嘅島嶼(Schiermonnikoog)嘅特色

而家等我再講下呢個希蒙尼克奧赫島嶼(Schiermonnikoog)嘅特色。 根據當地嘅規劃,呢個島嶼係屬於弗里斯蘭省(Provincie Fryslân)嘅一個直轄市(gemeente)。根據荷蘭中央統計局(Centraal Bureau Statistiek),果度島上嘅居民一共有九百四十六人)。因此,比較荷蘭其他嘅直轄市擁有嘅居民,希蒙尼克奧赫直轄市(gemeente Schiermonnikoog)係全荷蘭最細嘅,亦都係人口最稀疏嘅。

希蒙尼克奧赫島嶼(Schiermonnikoog)以當地環境寧靜為賣點,每年都吸引到好多嘅遊客。當地主要係靠旅遊(tourism)為收入嘅來源。果度之所以咁寧靜,係因為果度有條規例,係話遊客只可以將佢哋嘅汽車停泊起岸邊,唔可以駛入去島入面。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Schiermonnikoogs)究竟有咩特別?

正如我哋係第二part講過,一個語言嘅價值並不在於佢呢一刻究竟有幾多人講緊。重要嘅係,呢個語言嘅發音,詞彙是否傳統,彥語是否豐富等等語言嘅考慮。畢竟,我哋語言項目嘅其中一個目標,就係可以重新建構(to reconstruct)舊弗里斯蘭語(Old Frisian)呢個已經無人再講嘅語言。得到一啲傳統弗里斯蘭語言(例如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係對語言工作非常重要嘅。

起二零零二年只有大概百多人講呢個語言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起呢一刻係一個被死亡威脅嘅語言(endangered language)。根據一份由地區報章Friesch Dagblad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五日刊登嘅報章(請按這裡),起當年只有大概一百多人起屋企透過同父母嘅對話懂得當地嘅語言。不過,當呢班人長大咗之後,現時只有一對老夫婦(亦即上述一百多人嘅兩個人)係屋企用當地嘅語言同自己嘅細路溝通,而其他島上嘅居民係屋企都轉用官方荷蘭語嚟同屋企嘅小朋友溝通,令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面臨被滅絕嘅危機。起同年紀十月三日,Friesch Dagblad又再刊登一篇報道,更加詳細探討上一篇報道過嘅老夫婦(請按這裡)。呢對父母嘅姓氏係Walstra,男嘅係Jelle,女嘅係Kea。佢哋生咗一仔一女。男嘅叫Jesse,起報道當年係五歲,而女嘅叫Eline,起報道當年係八歲。佢哋呢家人係起成個斯希蒙尼克奧赫島嶼(Schiermonnikoog)唯一一個家庭會講當地語言嘅。其他人一早就已經轉咗去講荷蘭語。

呢篇報道都已經係二零零二年嘅事。係今年二零一八年,唔知起上述百幾個會講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但又冇去將語言傳比下一代嘅人會走咗幾多個,令到呢個語言嘅生存急急可危。

一個非常傳統嘅語言

對於一個只懂得標準弗里斯蘭語(Standard West Frisian)嘅人嚟講,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Schiermonnikoogs)係非常困難去明白嘅。因此,呢個語言一直係研究弗里斯蘭語嘅語言學家非常有興趣研究嘅語言。

要講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Schiermonnikoogs)同標準西弗里斯蘭語(Standard West Frisian)有咩分別,可以講好耐。但係簡單呢講,佢哋分別嘅來源最大係係來自東弗里斯語(East Frisian/Oosterlauwers Fries)對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嘅影響。呢個影響可以從地理方面睇到。雖然斯希蒙尼克奧赫島(Schiermonnikoog)係規劃上係屬於弗里斯蘭省(Provincie Fryslân),但由於佢嘅位置靠近東方,因此同鄰近德國北方現時東弗里斯語講嘅位置非常接近。因此,呢個影響起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嘅語言系統中有顯著嘅烙印。

格羅寧根語(Gronings)嘅根

研究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Schiermonnikoogs)最重要嘅原因,就係因為呢個語言其實就係喺現今荷蘭格羅寧根省(gemeente Groningen)當地人講嘅格羅寧根語嘅前身。所謂嘅「前身」,意思就係話起以前格羅寧根省其實就係講一種同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非常相似嘅弗里斯蘭語(Frisian Language)。不過,現今嘅格羅寧根語(Gronings)其實係一種有弗里斯蘭特徵嘅西低地德語(Friso-Saxon Language)。

根據荷蘭語言學家 Klaas Hanzen Heeroma 同埋 Jan Naarding,現今嘅格羅寧根城鎮同埋周邊嘅地區(stad Groningen en de ommelanden) 起十三世紀之前都係講弗里斯蘭語嘅。更準確啲嚟講,係東弗里斯蘭語(East Frisian/Oosterlauwers Fries)。現今格羅寧根城鎮(stad Groningen)嘅鄰近地區(Ommeland)嘅旗幟都顯示出佢地弗里斯蘭嘅根(請比較現今弗里斯蘭省嘅旗幟,同埋羅寧根城鎮鄰近地區嘅旗幟)。

雖然現今嘅格羅寧根語(Gronings)已經係一個有弗里斯蘭特徵嘅西低地德語(Friso-Saxon Language),有好多原本弗里斯蘭語言嘅特徵都唔見晒。不過幸好起鄰近嘅斯希蒙尼克奧赫島(Schiermonnikoog)現時依然有人講傳統嘅弗里斯蘭語,亦即係希蒙尼克奧赫語言(Schiermonnikoogs)。呢個語言至今仍未收到外界其他語言嘅影響,可以比我哋一個好好嘅根本去研究格羅寧根省起十三世紀之前嘅弗里斯蘭語究竟係點樣嘅。如果斯希蒙尼克奧赫島(Schiermonnikoogs)因為所有嘅母語說話者都去世而死亡嘅話,我哋就冇可能再知道起格羅寧根省以前嘅弗里斯蘭語言究竟係點樣架啦。

格羅寧根省嘅人亦都會因為斯希蒙尼克奧赫語嘅消失而失去尋找自己現今講嘅格羅寧根語(Gronings)嘅根嘅能力。

總括嚟講,我哋語言項目關注斯希蒙尼克奧赫語(Schiermonnikoogs)有三大原因:-

  1.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係一個瀕危絕種嘅語言(endangered language)。起二零零二年島上只有大概一百人左右講當地嘅語言,而當中只有兩個人傳授佢哋嘅語言比自己嘅細路;
  2.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係一個非常傳統嘅弗里斯蘭語言。佢擁有嘅東弗里斯蘭語(East Frisian/Oosterlauwers Fries)嘅特徵令到只懂得正規西弗里斯蘭語(Standard West Frisian)嘅人難以明白;同埋
  3.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可以話俾我哋聽係現今嘅格羅寧根省(Provincie Groningen)究竟以前嘅弗里斯蘭語係點樣嘅。現今嘅格羅寧根語(Gronings)係有弗里斯蘭特徵嘅西低地德語(Friso-Saxon Language)。因此,好多都弗里斯蘭特徵都已經唔見晒。要比當地格羅寧根省嘅人有個尋根嘅機會,我哋想要保護斯希蒙尼克奧赫語,令當地人有重新塑造(to reconstruct)當年佢哋格羅寧根省講嘅弗里斯蘭語係點樣嘅。

五十二日期語言挑戰(52-day Language Challenge)

我語言老師Dyami Millarson起今年五月十九號開始,會係五十二日期間學習斯希蒙尼克奧赫語(Schiermonnikoogs)。

我哋兩個人分批學習我哋語言項目(Language Project)需要學習嘅語言,更加有效控制研究嘅效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